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熊昭明:两件“ 镇馆之宝”发现记略
2017年10月12日 14:38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熊昭明 字号
内容摘要:登陆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的网站,发现他们的藏品还有明确的出土地点,是塞浦路斯1963年出土,介绍为公元前后的罗马玻璃,仿自西方人喜欢的琥珀颜色。该仪器虽无法检测出钠,但检测结果明确了没有钾成分,排除了属我国华南、东南亚和南亚这一广大区域内生产的钾玻璃,结合器物型式,我们作出判断,应是地中海地区生产的钠钙玻璃,俗称“罗马玻璃”。汉墓出土文物主要包括陶器、铜器、铁器、金银器、玉石器、玻璃器和珠饰等,最具特色的是大量与海外贸易交流相关的各类文物。从汉王朝使团带去黄金和各类丝织品,再到东南亚、南亚国家输入的各类珠饰和玻璃器皿,再到经由南亚、东南亚与西亚、地中海地区间接贸易输入的罗马玻璃珠、玻璃碗、波斯陶壶和铜钹等,我们通过系统梳理和多学科综合研究。 关键词:器物;玻璃;出土;波斯;博物馆;发现;西亚;地中海地区;铜钹;发掘 作者简介:
  2002年2月23日(农历正月十二),这个日子几乎凝固在我的脑海里。这一天,我所在的广西文物工作队正式启动名为“西汉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合浦港的调查与研究”的一个小课题。时光荏苒恍若白驹过隙,一眨眼就是15个春秋。其间,从单位课题升级到自治区文化厅课题,然后获国家社科基金立项,最终结题;其间,发掘大浪古城和草鞋村两个汉城址,配合基建清理了一批汉墓,取得了不少重要发现和研究成果(见本报2017年5月5日第五版)。  重要发现当中,有两件舶来品被誉为“镇馆之宝”,它们的发现和“出炉”经过值得记述。  一是2008年10月发现的波斯陶壶。出土的是一座砖圹墓,盖板早已腐朽。这座墓在历史上曾遭盗掘,盗洞直达底部。巧合得很,波斯陶壶所处的墓室一角,不知道是盗贼出于安全考虑,或其他原因,总之连同其他一批器物幸存下来了。这件器物出土时很不起眼,被挤压扁平,碎成了几十片。修复过程中,技术工人还时不时抱怨,因为这件壶属于低温釉陶,茬口很难对齐,要讲技术,更要有足够的耐心。最终花了两周左右时间,器物被完整地粘补好。汉代低温绿釉陶我在河南博物院见过,其中对高大的陶楼印象深刻,但与这件陶壶类似的造型国内同时段似无发现。当时确实不敢往波斯陶上靠,因为之前扬州等地的发现晚至隋唐,是几百年后的事。于是,我向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白云翔先生求教,想不到很快就有了回音,白先生说这类陶壶在波斯古国属地现伊拉克南部和伊朗西南部有不少发现。我急忙找来伊拉克塞流西亚遗址出土的器物比对,果真如此,甚至与其中1件现存叙利亚国家博物馆的陶壶几乎如出一辙。为稳妥起见,白先生还安排我们取样送社科院考古所的科技中心,测试釉面和胎的化学成分等。分析结果表明,这件陶壶与我国古代多种陶瓷釉的化学成分相比,是完全不同的体系,而与西亚的发现相类。至此,我们才在展厅的器物说明牌上标注“波斯陶壶”,代替比较学术的“青绿釉陶壶”,让一般的观众都可以直观了解这件漂洋过海上万海里来到合浦的舶来品。  尽管这类陶器在大英博物馆、卢浮宫等都有收藏,但因其易碎,不容易运输和携带,在印度、斯里兰卡和泰国同期的港口遗址中发现的都是残片,无法拼复。合浦出土的这件,是我国迄今发现年代最早、唯一的一件汉代器物,弥足珍贵。相关资料在《考古学报》刊登后,还在《考古》中、英文版发表了这件陶壶的研究论文,引起了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关注。大英博物馆的一位西亚古物专家还委托研究者之一、社科院考古所的年轻学者黄珊,专程来合浦看看出土的墓葬。由于是基建中的抢救性发掘,所在的地点建起了工业园,墓葬早已回填,但这位英国同行坚持要黄珊来,就算是考察墓葬的周边环境也好。我记得黄珊当天来,次日返京,在合浦逗留的时间不足24小时。不过,总算了却这位英国专家的一桩心愿。与波斯陶壶同时出土的,还有1件铜钹,荣登了Antiquty(英国《古物》杂志)的封面。这件铜钹,无论是纹饰,还是其砷铜成分,都具有强烈的中亚文化色彩,显示可能为同一来源。此外,该墓还出土有琥珀、玛瑙和水晶珠饰,以及胡人俑座灯等与海上丝绸之路密切相关的文物。因此,有学者推测墓主人可能是一位客死他乡的波斯商人,亦不无道理。  另一件是罗马玻璃碗。2016年底,当时我供职的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建成新标本陈列室,布展完成不久,在那里我惊喜地发现了这件色彩斑斓的玻璃碗。它与之前广西发现的多件蓝色、青色基调的玻璃杯不同,外形也有所区别。经核实,得知出自1987-1988年发掘的合浦文昌塔汉墓,当时为配合南宁至北海二级公路,在文昌塔墓区发掘了近200座汉墓。遗憾的是,由于发掘时日已久,墓号和伴出物等重要信息均不清楚,而且之后正式出版的发掘报告,也没有把当时作为小件、分开放置的这件重要器物归入。  汉代玻璃碗在国内的发现很少,此前广州和扬州报告过两例,很可能是产自地中海地区的钠钙玻璃,但我没见过实物。我把照片发给中科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李青会博士——我信赖多年的合作者,请他协助查找国外相关资料。没几天,他就告知我发现了两件颜色、大小和外形都十分相似的器物,分别藏于日本秀美博物馆和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登陆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的网站,发现他们的藏品还有明确的出土地点,是塞浦路斯1963年出土,介绍为公元前后的罗马玻璃,仿自西方人喜欢的琥珀颜色。通过类型比较,对于合浦这件器物的来源,我们心里有了底。  2017年3月,合浦汉文化博物馆承接重大展览任务,自治区文化厅把该馆展览提升和讲解员培训任务交给我所在的自治区博物馆,出于充实展品的需要,我提出要借考古研究所这件玻璃碗。由于时间紧迫,为在展板上表现内容准确,讲解起来更有把握,我临时请了广西民族博物馆的文保科技人员,用便携式X射线衍射仪作初步检测。该仪器虽无法检测出钠,但检测结果明确了没有钾成分,排除了属我国华南、东南亚和南亚这一广大区域内生产的钾玻璃,结合器物型式,我们作出判断,应是地中海地区生产的钠钙玻璃,俗称“罗马玻璃”。这件在库房躺了近30年的宝贝,随着中央电视台的镜头,终于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自1957年迄今60年间,在合浦共发掘了1200多座古墓,出土器物近两万件,其中以汉墓居多,部分晚至三国、两晋和南朝墓。汉墓出土文物主要包括陶器、铜器、铁器、金银器、玉石器、玻璃器和珠饰等,最具特色的是大量与海外贸易交流相关的各类文物。从汉王朝使团带去黄金和各类丝织品,再到东南亚、南亚国家输入的各类珠饰和玻璃器皿,再到经由南亚、东南亚与西亚、地中海地区间接贸易输入的罗马玻璃珠、玻璃碗、波斯陶壶和铜钹等,我们通过系统梳理和多学科综合研究,使得这2000多年前正式开通的远洋贸易航线不断清晰和丰满,并逐渐为国内外学术界所认同。这两件“镇馆之宝”,可谓功不可没。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手机 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