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学术酷评
当代长篇:讲中国故事,路径与策略变了
2017年10月12日 13:56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刘金祥 字号
内容摘要:近年历史题材长篇小说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历史小说,其所呈具的历史想象、文学观念和写作手法,为当代文学谱系注入了崭新内涵■状绘和剖解改革时代的社会生活,确认其新生内质和厘清多方矛盾的纠集关联,从中透析研判时代的流转迁变和脉象走势。这一美学征候,在近年长篇小说创作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与明显,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近年历史题材长篇小说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历史小说,其所呈具的历史想象、文学观念和写作手法,为当代文学谱系注入了崭新内涵。”尽管当今时代氤氲着浮躁、功利、务实等灰色气息,但只要作家们“耐得住寂寞、稳得住心神”,着力追踪和记录改革发展的实践,着力构建和固守艺术链接生活的桥梁,就能够不断涵育出当代中国长篇小说的新特质新气象。 关键词:艺术;生活;创作;题材;写作;文化;当代文学;手法;流转;改革 作者简介:
  ■作家正在将回望目光投放得更为深彻,更为阔远。近年历史题材长篇小说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历史小说,其所呈具的历史想象、文学观念和写作手法,为当代文学谱系注入了崭新内涵  ■状绘和剖解改革时代的社会生活,确认其新生内质和厘清多方矛盾的纠集关联,从中透析研判时代的流转迁变和脉象走势,依然是近年长篇小说创作的重要维度  ■尽管当今时代氤氲着浮躁、功利、务实等灰色气息,但只要作家们“耐得住寂寞、稳得住心神”,着力追踪和记录改革发展的实践,着力构建和固守艺术链接生活的桥梁,就能够不断涵育出当代中国长篇小说的新特质新气象   近年来,我国文学创作呈现个性化与多样化杂糅交融的风貌。特别是长篇小说创作,在新的起点上不断扩展艺术版图,部分实现了主题的深化与提升、题材的拓展与丰盈、形式的创制与灵变、风格的炫丽与奇瑰,由此,彰显出当代作家藉由独特文本讲述中国真实故事,同时重构文学连接现实并获取强大人文精神支持的不懈努力。  本文仅以部分长篇小说为观察对象,试图窥斑见豹。  打开历史,路径愈趋多元  历史是现实的根脉和基元。对历史进行打量、抉发、思度与呈现,是当代作家价值认知的重要客体,也是艺术表达的重要方面。无论是文学“新历史主义”倡导的“家族史”“地方志”,还是“新新历史主义”主张的“个人史”“隐私史”,均表明作家正在将回望目光投放得更为深彻,更为阔远。这一美学征候,在近年长篇小说创作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与明显,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近年历史题材长篇小说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历史小说,其所呈具的历史想象、文学观念和写作手法,为当代文学谱系注入了崭新内涵。  格非的《望春风》以从容平静的叙述,描写了一座清幽简朴的江南小镇在建国后半个多世纪的变迁中,个人、家庭和村庄的命运跌宕,表现在社会气候变幻弗居的背景下,中国任何一方乡土都难以摆脱的挟裹与整饬。作品贯注着一种淡淡忧伤和浓浓乡愁,而这种一唱三叹式的情感旋律,成为统摄全篇的基调与主线。邱华栋的《时间的囚徒》,延承了作家以往的写作套路,即借助西方人的视角来展现百年中国的沧桑巨变。作品描绘的三代法国人“菲利普”与中国命运的耦合与交集,构成了整个故事的三条脉络,通过还原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探寻和破译中西方近百年错综复杂的关系,既体现出作者对中西文化冲突与交融的独特理解,也表明了作者试图将文化理论中的“东方主义”转化为文学创作中“东方主义”的艺术追求。最近的例子便是葛亮的《北鸢》,它以细密扎实、静水深流般的文字,书写了民国商贾世家子弟卢文笙的生活变故与情感遭际。作品起笔于主人公的成长发迹,收束于20世纪中叶,通过言说两个家族的兴盛衰亡,展现整个民国的风云激荡,在满足读者对民国史某种阅读期待的同时,将藏匿在历史深层的国人特有的文化情怀和精神气质提挈出来,让人们感受无常时代条件下的“常情”分量,也让人们重新寓目维系民族文化生生不息的“民心”力度。  相形之下,张炜的《独药师》则以更为简洁内敛而富有张力的语势,勾勒了第六代独药师传人季昨非由抵触革命到同情革命、再到援助革命和参加革命的渐变过程,书写了胶东半岛一户养生世家的旷世传奇。小说一方面展现了辛亥革命历史潮流的壮彻与浩荡,另一方面体现了儒、释、道、基督四种文化形态在齐鲁大地上的碰撞与融合,进而揭示了中华文化各种质素多元互通、互补共进的历史必然。莫美的《墨雨》用简练传奇的笔触,追述了20世纪20年代的湖南农民运动,钩沉了大革命失败后湖湘农民无从规避的精神裂变与心理阵痛,期冀读者珍惜过往、珍视当下、珍重未来。作品所讲述的那场降落在杨柳镇的墨水般的大雨,固然是杜撰和虚构的,但这条贯穿全篇的隐线,深具隐喻意义和象征价值,且奠定了作品的创作基调——魔幻现实主义。作品中人物命运的起伏辗转,故事情节的繁复多变,如同那场墨雨滋生出的枝枝蔓蔓,最终被岁月分解为铭心刻骨的历史记忆。路内的《慈悲》,以极为节制和颇为冷静的笔调,铺陈了一家国有化工企业历经三年困难时期、“文革”和改革开放不同历史阶段的发展历程,刻画了以水生为代表的一代产业工人勤勉笃奋的精神状态和粗粝庸常的生活状况。作品所建构和阐释的平等互爱、安然若世的中国民间式“慈悲”,源于国人对苦难生命的体验,也源于对世道人心的期盼。这种“慈悲”所蕴含的体面与尊严、施舍与救助,正是国人生命情感逻辑之所在。作品所探索的现实主义写作手法,不仅颠覆了人们此前阅读同类题材小说的审美感受与经验,而且为历史题材小说拓展了新的路径和空间。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